再封我我就要闹了!!!
p3开始有车,请点红心和小手
人生第一次开车,别喷我,求
qwq

【老版绿虫】Bad End

bot.此文为Tobey视觉,写得不好请见谅,是个悲剧,有点虐,爱看就看吧,含黑蜘蛛侠

就这样,原谅我

正文:

「他死了,徹徹底底的死了。」
「讓我支離破碎。」

我根本描述不出他是如何死的,最好的一句就是:「為我而死。」

我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,眼淚情不自禁的流出,不斷地搖頭求他請不要走

他只是閉上眼睛,很從容地說:「不要哭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。」

我沒有辦法停止眼淚,它們總是情不自禁的掉出來,尤其是在他停止呼吸,我握著的那隻手慢慢沒有溫度,他慢慢沉睡過去,怎樣拍打也不會罵我之後,我崩潰了

我撲倒在他的身上,哭了好久,直到黃昏,MJ在一旁默默的看著,什麼也沒有說,輕輕的拍打、撫摸著我的背,就像安撫一個失去玩偶的孩童...

【盖尼】Dark Paradise

重点!重点!快看!:

本文不跟电影和书籍有交杂,只属于存粹的脑洞,不存在任何抄袭[死法可能会相同?],若有雷同,我也没办法(?

本文的文字可能会不断重复⚠️

更新不定时,看心情来

长短不一定,看心情来

写完咱再慢慢改,所以有空记得回来看一眼


1.前言


2.不同的开始


今天我在家人的商量下,让我去西卵镇住下,那慎重的态度就像帮几年前年轻的我挑选学校一样,最后他们表情延续又略带迟疑的说道,就像平静的湖水一般:“就去西卵镇,去他祖父以前住下的房子里。”


父亲原本说要送我去,因为害怕我会在那片古老的镇子里看到一些不好的事物,我以后便不愿意在那里居住了,后来几经耽搁之后...

爱花,更爱你。

全程李总视线,清水文。

爱看就看,不爱看也不要乱说

影响别人心情

好的

3,2,1,开始!



  一看见有花店,我便想给你买花,选一盆最好看的花,让你的生活不那么单调,买下了之后又觉得你不会照顾。
  所以我每一次都会细心的问店长该如何照顾,像是捡到一个小孩一样,想将这辈子闲余时间全部交给它。

  我一直想当做秘密保存。

  直到一次,我蹲下来捧着一捧花观赏时。
  店门忽然间打开,你伴随着冰冷的风走向我。你那副笑容从来就没换过,只是在看见我时更加灿烂罢了。
  ...

学生paro,大概就是李白在打篮球,耍帅抛球的时候不小心抛到了狄大人的脸上,然后第二天又忘记去道歉,隔了好久才想起来结果就吃柠檬了x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三分钟速涂😞渣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

就是...两张超超超可爱,而且还瑟瑟发抖的Dummy x

喜欢可以抱图走,但是不可以做头像哟x

这是拟人x【图二是表情包x

睡前故事

高产似母猪这种东西不适合我,所以只能写写小段子了

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,I just do my way

你们看就好了


小小的少年抱着一本使十分吃力的厚重的书
拖着毛绒绒的玩具熊,眨巴着眼睛,尽力的迈着双腿
哼哧哼哧的跑到兄长的房间里,为什么要跑到兄长的房间里
因为外面狂风暴雨,雷电正在肆虐,天被乌云压的黑漆漆的
自己绝对没有那个胆子躲在被窝里独自面对睡觉的难题的
扑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,嘟起小嘴,看上去可爱极了
走到床边把书本扔在视若无睹的兄长那软糯的肚子上

“Micky,讲故事——”

叹气,把人抱上床,把床上唯一的枕头放在人的头下
年长的那位表示,自己早已不是一次在睡梦中被人

海洋之心

嘿哟,大家吼呀x这里是最最最帅气的盖片先桑桑桑果x

之前我写过一章特特特特特特小的文章,然后忽然想写长篇咯x

看到错的地方,不要那么尴尬啦,快点提出存在问题的部分!

电视上不是说了吗?“做人讲良心,诚信走天下”x

啦啦啦嘟嘟哒哒,不嗦废话啦,先桑来写文啦x


武狄【海洋之心x超时空战士(少体)】


1.遇见,并苏醒


ps:请看看这里,这是一个私设,狄仁杰每个皮肤都互为兄弟,然后超时空是最小的,但在某一天超时空和大家一起去海边玩时,发生了些意外,右手没了然后又掉到海里,原以为自己死掉了,却没有想到,自己只剩这种用途........


从冰冻仓中苏醒过来

还没来得及平复...

【盖尼】Dark Paradise

重点!重点!快看!:本文不跟电影和书籍有交杂,只属于存粹的脑洞,不存在任何抄袭[死法可能会相同?],若有雷同,我也没办法(?

本文的文字可能会不断重复⚠️

更新不定时,看心情来

长短不一定,看心情来


1.前言


Hi,看到这本日记的女士或者先生,我或许已经离去多年,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一件十分奇怪却又美好的事情,那就是我在西卵村买下的一间房子里住了一只鬼!鬼不算奇怪,我从小到大就看过不少,那是因为一名被爸爸伤害到的女巫诅咒了我,但是在所有的伙伴中能够成为独特的那个,我还是很开心的

那只鬼啊,叫“Gatsby”,上世纪中的一名先成为军官后成为暴发户的人,他十分神秘,他老是把“Old...